天天飞车黄道守护神觉醒
 
翁長溥網上紀念館
  查看圖片
翁長溥
1924/8/11 ~ 2018/1/22
 
到訪:16032  墓地祭奠:68   留言:63

獻花

點燭

上香

祭品

掃墓

獻歌

留言
 
 

50.《一位老紅軍的電力情懷—覃應機與廣西電力工業》
070105  2019/5/27 21:56:00  瀏覽:182

 《一位老紅軍的電力情懷—覃應機與廣西電力工業》金本毅著 《廣西電業》 2004年07期
《廣西電業》激情歲月憶舊茶座   主持人:李克斌
摘錄:應機同志很少為別人寫的書作序,但有一本書卻得到他的特別禮遇,那就是廣西電力系統的著名專家翁長溥在1989年完成的《論紅水河開發》一書。當他拿到這本凝聚著老專家心血的書稿時,十分高興,在認真審讀之后,欣然命筆,寫下了如下熱情洋溢的序言:
      “紅水河是我國南方具有豐富水電資源和較大航運潛力的河流,沿江一帶的山區是廣西少數民族聚居之地。因此,開發紅水河具有重要的生態意義和經濟價值。但是,由于歷史的原因,過去未能得到開發利用。到了60年代,在周恩來總理的關懷下,在進行三線建設的時候,紅水河的開發日程終于開始了。
      我們組織各方面的技術力量,進行調查研究,制定紅水河流域規劃。實施紅水河建設。翁長溥同志親身參與了這項宏偉的建設事業。他于1958年來到廣西,足跡踏遍了紅水河兩岸的山山水水,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長溥同志是廣西水電建設的主要負責人之一。在工作中,他既重視經驗的積累,又重視理論的探索。這本《論紅水河開發》,就是他多年實踐經驗和理論探索的結晶。這本書對廣西水電工作者,對關心紅水河開發建設的人們,都將是一份極好的資料?!?BR>      正是因為應機同志對知識和人才的尊重,他有著許多引為知已,推心置腹的知識分子朋友。翁長溥正是因為應機現場對自已的“知遇之恩”,而在已經調往外地數年之后又重返廣西,“葉落壯鄉”的。1992年12月15日,這位“好結窮山惡水緣”,為廣西的電力工業作出了巨大貢獻的老專家在向應機同志遺體告別時,禁不住老淚縱橫,他在心中默念著:“應機同去,將來我的骨灰和您的骨灰,將在紅水河內相聚!”

     另摘:...計劃分配給廣西全年的水泥和鋼材也設有這么多。怎么辦?覃應機心急如焚。他和韋國清同志反復商量后決定,直接給周恩來總理發電報求援。周總理很快就在電報上親自作了批示,并把電報批給了水電部黨組書紀李葆華,要他如數解決西津所需鋼材和水泥,李葆華立即在電報上寫了“速辦”二字。當專程去北京催辦此事的廣西物質局局長任耕卿和廣西水電工程局居長毛恣觀、總工程師翁長溥拿到這份簽上“ 周恩來”三個大字的電報時,心情十分激動,立即向工地傳去了周總理關懷西津工程的喜訊。西津工程所走過的道路十分艱辛,可以說是舉步維艱,歷經坎坷。...

   翁長溥寫有:廣西科技出版社出版發行我著《紅水河開發》一書時,原廣西政府主席覃應機所作序言中,稱我來廣西后“足跡踏遍了紅水河兩岸的山山水水”。而他自已呢?是遵照他的遺囑把骨灰灑在了紅水河內。九年之后紅水河的代表龍灘工程舉行開工慶典,我未應邀與會,是在此時去覃家邀家屬作陪在覃應機遺像前吟詩鞠躬悼念: 紅河忠骨涌,九載巨波橫。 今日龍灘起, 蒼松慰俊英。
    翁長溥在廣西電力公司召開的龍灘電站開工建設匯報會上朗誦:悼念覃應機同志
          紅河忠骨涌,
          九載巨波橫。
          今日龍灘起,
          蒼松慰俊英。
                 摘自《蒼松吟》P7
    
    翁長溥著有《龍灘發電時懷念覃應機》(2007年5月)已被收入中國國際傳媒出版社2008年3月出版的《中華英模創新人才榜》一書第971頁至975頁。
    
    《龍灘發電時懷念覃應機同志》作為優秀文章被收入《中華英模創新人才榜》(理論創新與實踐篇),并獲一等獎。中國領導與決策科字研究會 中國西促會調查工作委員會 中華英模創新人才榜編委會 二00八年三月

《花甲頌》翁長溥著P18《懷念覃應機同志》:
 摘錄:覃應機是我一生中最憾情深的老友。他死后至今每年春節我都要去他家,向他遺孀韓煒同志拜年,在他遺像前致敬。我至今陳列著一個空的茅臺酒瓶,上面寫有覃應機贈。這是他晚年去重走長征路過茅臺時,認識他的酒場老友贈送他一箱茅臺陳酒。因為他長征過茅臺時曾駐軍約一月。那時他任指導員深得民心歷久未被忘記。他帶回后送了我一瓶,一看見空瓶我就想起他長征的故事?!俏以復誑萍頰嬤母嘸讀斕??!?963年元旦陪韋國清(中)、覃應機(右)視察西津水電站工地(相片)。

激情歲月?憶舊茶座主持人:李克斌   廣西電業2004.7(總第52期)
一位老紅軍的電力情懷
       ——覃應機與廣西電力工業        金本毅
    覃應機,這位14歲就參加鄧小平、張云逸等同志領導的百色起義的紅七軍老戰士,解放后曾長期擔任廣西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的黨政主要領導職務,并長期主管廣西的工業工作,被人們稱之為“工業書記”。為了發展廣西的工業,他傾注了自己的畢業精力和全部心血,可謂嘔心瀝血,殫精竭慮,鞠躬盡瘁,死而后己。特別是他對發展廣西電力工業所作出的巨大貢獻,更為人們所稱道。
    1986年年初,組織上決定派我參加覃應機同志革命回憶錄的整理工作,因而我有幸來到覃老的身邊,并在他身邊工作了四年之久。在和覃老朝夕相處的那些日子,我不僅全面地了解了這位無產階級革命家叱咤風云的光輝的一生,而且也了解了許多他與發展廣西電力工業有關的故事。
    情系西津
    1958年1月,黨中央在南寧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期間,有兩件事給覃應機觸動很深。一次,覃應機和毛主席、周總理在一起,走到一座工廠邊,毛主席突然指著眼前一座高出屋頂的煙囟問覃應機:“這是么子工廠呀?”覃應機回答:“是磚瓦廠?!泵饗喚ζ鵠?,戲謔地說:“你們廣西還算有一家工廠嘛!”說得在場的人都笑了。覃應機卻笑不起來。特別是當毛主席事后又說到南寧只有兩根半截煙囟(一根是電廠、一根是磚瓦廠,還有半截是明園飯店鍋爐房的煙囟)時,覃應機的心情更加沉重了。作為省委分管工業的“工業書記”,他深感愧疚,更深感責任的重大。
    一次,是毛主席、周總理等中央領導同志在南寧人民公園接見廣西各族干部、群眾代表。覃應機緊緊跟隨在周總理的身邊,當周總理經過省直工交戰線隊伍面前時,忽然停下腳步,和歡迎隊伍中的一位同志握手,關切地詢問“:南寧的電力,現在有多少?”總理的這句簡單的回話,站在旁邊的覃應機聽得真真切切、清清楚楚。覃應機深知,總理的這句話,決不是隨便的問話。電力是工業的先行官,沒有強大的電力,如何能發展工業?而當時的廣西,除了幾家小型的水、火電廠,連一座能夠稱得上中型的電廠都沒有,這又讓覃應機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這兩件事給覃應機心靈產生的震撼非同小可。他暗下決心,不甩掉廣西工業落后的帽子,死不瞑目!
    為了改變廣西工業的落后面貌,覃應機和省委的主要負責同志一起,向中央提出要上三個大的工業項目,這就是西津水電站、柳州鋼鐵廠和柳州化肥廠,得到了毛主席和周總理的批準。覃應機立即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這幾個工業項目中去。對西津水電站工程,從項目到規劃、選點到設計、審查,他幾乎都親自過問,直接參與;對其中的重大問題,他總是親自組織專家學者開會研究討論,多方傾聽意見,然后才拍板定案。當時,全廣西只有賀縣化工廠有個108千瓦的水小電站,為了取得建設水電站的感性知識,他背著挎包,帶上有關人員,翻山越嶺,到這個小水電站現場察看,以便從中得到啟迪和經驗。
    西津工程開工時,他親自剪彩,后來又多次到工地視察,并到工地蹲點,和工人、技術人員一道頂烈日、冒酷暑、戰嚴寒同吃、同住、同勞動。關于覃應機到工地蹲點的情況,原廣西水電工程局副局長、總工程師翁長溥在他的回憶錄中作了這樣的描述:“他精力顯得十分充沛,到深夜了,還聽取各種意見,研究各種問題。但翌晨一早就起床,一個人在蒙蒙的霧水中奔向工地,東也看,西也看?;乩叢綺橢?,又開始了一天緊張的工作?!?BR>    在西津建設的關鍵時刻,出現了材料供不應求的突出矛盾。如西津工程1960.年第一季度就需要鋼材4000噸,水泥15000噸。而當時國家有關部門按計劃分配給廣西全年的水泥和鋼材也沒有這么多。怎么辦?覃應機心急如焚。他和韋國清等同志反復商量后決定,直接給周恩來總理發電報求援。周總理很快就在電報上親自作了批示,并把電報批給了水電部黨組書記李葆華,要他如數解決西津所需鋼材和水泥,李葆華立即在電報上寫了“速辦”二字。當專程去北京催辦此事的廣西物資局局長任耕卿和廣西水電工程局局長毛恣觀、總工程師翁長溥拿到這份簽上“周恩來”三個大字的電報時,心情十分激動,立即向工地傳去了周總理關懷西津工程的喜訊。
    西津工程所走過的道路十分艱辛,可以說是舉步維艱,歷盡坎坷。而覃應機幾乎在西津人邁出的每一步都給予了極大的關懷和扶持。西津建設時,正值國家三年困難時期,為了度過難關,國家在經濟建設中實行“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全國許多在建工程不得不相繼下馬,廣西當然不能例外。作為區黨委的“工業書記”,覃應機堅決貫徹了中央的“八字”方針,他認為廣西的一部分在建項目應該堅決下馬,但另有一些項目,則應從實際出發,應該堅決保住,這其中就包括西津水電站工程。他說,西津是廣西工業命脈所系的項目,是一棵梧桐樹,可以引得鳳凰來,哪怕要付出重大代價,也要繼續建成發電。他的意見得到了區黨委領導集體的同意,他和韋國清同志一道進京向黨中央匯報了廣西決心續建西津工程的意見,得到中央的重視和支持,最后經周經理批準,西津水電站繼續上馬。直到這時,覃應機一直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氐焦鬮?,他便又一頭栽進西津工地,跟工地領導、工人和技術人員一起,共同研究解決施工中的重大問題。
    西津工程開工時是完全土法上馬的,靠的是肩挑人抬,施工工具基本上就是扁擔、籮筐、鋤頭、鋼釬,后來陸續添置了一些機械設備,卻利用率不高,有的甚至長期閑置。覃應機在深入調查中發現了這一問題,對工程局提出了嚴肅批評,指出了某些領導在向機械化施工轉變過程中的因循守舊思想。根據覃應機的指示,工程局黨委認真進行了自我反省,并在職工中進行了廣泛的組織動員工作,把可用的機械設備全部用上,不斷提高施工的機械化程度,同時大搞技術革新和技術革命,大大促進了工程進度。
    在度過重重難關,歷經六年苦戰之后,西津水電站1號機組終于在1964年安裝完工。5月7日,風塵仆仆的覃應機滿懷激動喜悅的心情來到工地,在現場親自主持了最后一次驗收委員會會議,對工程質量作出了“良好”的評價,批準西津水電站投入系統運行。這年的10月1日,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5周年,覃應機又專程來為電站正式發電剪彩。當他看到被攔腰斬斷的郁江河水,化作滾滾電流,通過飛越千山萬嶺的高壓輸電線送往壯鄉的四面八方時,只見他那飽經風霜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他久久地凝著滾滾東去的江水,自言自語道“:西津的今天來之不易呀!”
    作為自治區的黨政主要領導,覃應機日理萬機,他幾乎很少有機會和孩子們團聚,甚至人節也大多在工地、農村或邊防線上與工農兵群眾一起度過,更從未有過與孩子們一起游山玩水的閑情逸致。然而,有一次他卻破例帶著孩子們來到正在建設中的西津水電站工地參觀,并興致勃勃地給孩子們當起了導游和講解員。幾十年后,當他的孩子們說起這樁往事時,仍懷著深深的激動。他們幸福地回憶說:“我們看見了宏傳的攔河大壩,看見了正在安裝的發電機組,使我們開了眼界,增長了知識……了解了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更加熱愛祖國,熱愛人民?!?BR>    覃應機,情系西津;西津,凝聚著覃應機的心血、汗水和情愫。
    魂歸紅水河
    1986年7月,我隨覃老到田東、百色、田林、隆林、西林等縣考察。此時,應機同志已過70高齡,并已退居二線,仍不辭辛勞,在邊遠山區跋涉,為老少邊山窮地區的脫貧致富而絞盡腦汁、出謀劃策。而無論走到哪里,電力事業的發展一直是他關注的重點。一天,在驅車前往天生橋電站工地的途中,他告訴了我們一件他多年縈繞在心中的往事:1965年春,朱德總司令來廣西視察工作后去云南,幾天以后的一個晚上,秘書告訴應機同志,朱總司令從昆明打電話來說,廣西和云南應該聯合起來,考察一下天生橋筑壩發電,同時能不能在那里修一條運河,把壩里的水引入右江。如果能夠的話,云南的木材、土特產就可以從水路通過廣西到廣東,源源不斷地抵達香港,銷往世界各地。這對云南和廣西的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都將會有重要的意義。
    覃老一邊回憶著朱總司令的囑托,一邊滿懷深情地說:“朱老總這樣關心人民生活,關心地方建設,關心紅水河開發,很使我感動,也深感責任的重大,現在天生橋工程雖已上馬,可是,紅水河開發的任務還很重很重??!我們有責任把朱老總的遺愿變為現實!”
離開天生橋到達西林后,應機同志在晚上和縣委負責同志研究工作時又重提此事,并和縣委同志研究實現朱老總遺愿的可行性,直到深夜。
    這年9月,我又隨覃老參加巴馬瑤族自治縣成立,-周年紀念活動。覃老特意取道大化、巖灘,考察了已投產發電的大化水電站和正在建設中的巖灘水電站工地。在巖灘,他認真聽取了廣西電水工程局領導的工作匯報,對局領導提出的一些問題,他仔細傾聽,認真記錄,并共同商討解決的辦法。
    當他和巖灘工地依依惜別時,他深情地對著紅水河凝視了許久,對在場的同志說:“這紅水河是條寶河,它流的不是水,而是電和煤??!我雖然老了,但我真想能看到紅水河開發全部告成的那一天!”
    然而,老天不公。它沒有讓這位紅水河哺育成長起來的壯族人民的好兒子活到那一天。1992年12月8日,應機同志永遠離開了他無限眷戀的壯鄉,告別了他無限熱愛的人民。根據他生前的遺愿,12月19日,他的骨灰撒在了他家鄉的紅水河上。
    十多年來,每當憶及和應機同志在一起的這些往事,我就心潮難平。我在想,應機同志雖然未能看到紅水河開發大功全部告成的那一天,但他的靈魂已匯入滾滾的紅水河中,他不是仍在繼續為紅水河的開發作出自己的貢獻嗎?那由紅水河發出的每一份光和熱,不都包含著這位革命老人用他的生命獻出的一份嗎?
    在人們懷著深深的敬意緬懷這位革命老人的時候,怎么能夠忘記他對紅水河開發作出的巨大貢獻呢!
    早在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初期,當紅水河的規劃工作剛剛開始的時候,應機同志就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和重視。他不是一般的作為領導工作的過問,而是具體地和專家、學者一起研究規劃中出現的問題,及時糾正規劃中出現的偏向。如針對當時規劃中出現的一味追求高壩、大庫、少梯級,而忽視綜合效益的傾向,應機同志曾以他特有的幽默語言一針見血地指出:“如果說水庫越大效益越好,那豈不是說在梧州以下建個高壩,把廣西全淹了,效益就最大了!”“文化大革命”后期,應機同志剛恢復工作,就提出應統一組織紅水河的綜合利用規劃,并由他親自指名由周光春(計劃)、翁長溥(基建)、蔡勇為(水電)、周華彪(交通)、王子波(林業)組成規劃領導小組,周光春任組長,翁長溥任副組長兼辦公室主任。各單位抽調人員在區生產指揮組集中辦公。這次規劃,否定了.+1-年以前的高壩大庫和.+2-年開始作的航運體系方案與水電梯級方案,而對過去方案中的合理因素予以保留。在新的調查研究和科學分析的基礎上,制定出了比較科學合理方案。應機同志自始至終關心著新方案的制定,并在他親自出席的區革委會和區黨委常委會上取得了一致意見。
    七十年代末,隨著紅水河在全國十大水電基地中地位的提高和廣西工農業迅猛發展的需要,再次規劃開發紅水河的工作又提上了議事日程。1978年春,在應機同志的推動下,廣西壯族自治區水利電力規劃小組成立,以蔡勇為(農委)任組長,何忌(計委)、段遠鐘(建委)、甘苦(水電局)任副組長,辦公室負責人為翁長薄、蘇為典。規劃小組在前幾次規劃的基礎上,進行了艱苦的工作,終于完成了《紅水河綜合利用規劃報告》。1986年10月6日至13日,國家能源委和國家計委在北京聯合召開了《紅水河綜合利用規劃報告》審查會議。同年11月24日,國務院批復同意了兩委審查會議的報告。國務院在批復中指出“:開發紅水河的豐富水力資源,是解決華南地區能源問題的一項戰略措施,應當列入‘六五’計劃和長遠規劃,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紅水河的開發方針,總的以發電為主,兼顧防洪、航運、灌溉、水產等綜合效益。在紅水河開發過程中,有關地區和部門,要從全局出發,團結協作,振奮精神,艱苦奮斗,嚴密組織,精心施工,力求作到花錢少、見效快、質量好、效益大,為人民造福?!鋇癟玫焦裨旱惱夥菸募?,舒心地笑了。他為幾經曲折的紅水河規劃工作終于劃上了圓滿的句號而高興。他立即打開紅水河規劃圖,心中在策劃著如何打好紅水河開發的戰役。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癟歉黽斃宰?,只要他看準的事情,他就急著要干。所以,早在國務院正式批準紅水河的開發規劃報告之前,他就竭力主張早日進行紅水河的實際開發工作。紅水河的大化水電站早在1975年就開工上馬,當時并沒有得到水電部的批準,用他自己的話說“是爭來的”。當時,他親自把國家計委主任、副主任都請來了,請他們看,和他們爭,終于感動了“上帝”,國家計委的負責同志最后只好說:“你們搞吧,只要你搞上去,我給你報銷?!蔽思涌旃こ探?,在項目資金到位之前,他便在報告區革委會后,從平果到大化的輸電線路中借出180萬元,提前實施工程的前期準備工作。
    對繼大化工程之后上馬的巖灘水電站工程,覃應機也是一開始就抓得很緊,很緊,千方百計加快它的進程。在報請中央有關部門立項的同時,他就已經從國家計委先借來資金,并把施工隊伍開上了工地。
    在紅水河開發工作中,他極力主張通過項目建設帶動城市規模經濟的發展。大化水電站建設期間,應機同志多次深入建設第一線進行調查研究,掌握了不少第一手資料。他認為,要改變當地貧窮落后面貌,必須抓住電站建設的機遇,以電站為中心,帶動一方經濟的發展。電站快投產時,他又指示要做好站區規劃,把大化規劃成一個新城鎮。后來,以大化鎮為縣城設立了大化瑤族自治縣,這其中,應機同志發揮了重要作用。
    應機同志尊重知識,尊重人才。他特別尊重專家的意見,遇到技術上的難題或者主要項目方案的審定,總是喜歡“聽聽老總的意見”。這一點,在紅水河開發工作中表現得尤為突出。在制定大化水電站建設方案時,應機同志從資料上看到外國的某電站建設采用了“豎井”開挖方案,便在會議上提出來與專家們商榷。當時,水電界的翁長溥、建筑界的陳鐸康等一大批專家經過研究,認為大化電站不宜照搬“豎井”的辦法,應根據實際情況采取“大開挖”的方案,并擺出許多科學和事實根據。最后,應機同志愉快地接受了專家的意見,決定了大化電站建設的“大開挖”方案。
    應機同志很少為別人寫的書作序,但有一本書卻得到了他的特別禮遇,那就是廣西電力系統的著名專家翁長溥在1989年完成的《論紅水河開發》一書。當他拿到這本凝聚著老專家心血的書稿時,十分高興,在認真審讀之后,欣然命筆,寫下了如下熱情洋溢的序言:

    紅水河是我國南方具有豐富水電資源和較大航運潛力的河流,沿江一帶的山區是廣西少數民族聚居之地。因此,開發紅水河具有重要的生態意義和經濟價值。但是,由于歷史的原因。過去未能得到開發利用。到了60年代,在周恩來總理的關懷下,在進行三線建設的時候,紅水河的開發日程終于開始了。我們組織各方面的技術力量,進行調查研究,制定紅水河流域規劃。實施紅水河建設。翁長溥同志親身參與了這項宏偉的建設事業。他于1958年來到廣西,足跡踏遍了紅水河兩岸的山山水水,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長溥同志是廣西水電建設的主要負責人之一。在工作中,他既重視經驗的積累,又重視理論的探索。這本《論紅水河開發》,就是他多年實踐經驗和理論探索的結晶。這本書對廣西水電工作者,對關心紅水河開發建設的人們,都將是一份極好的資料。

    正是因為應機同志對知識和人才的尊重,他有著許多引為知己、推心置腹的知識分子朋友。翁長溥正是因為應機現場對自己的“知遇之恩”,而在已經調往外地數年之后又重返廣西,“葉落壯鄉”的。1992年12月15日,這位“好結窮山惡水緣”,為廣西的電力工業作出了巨大貢獻的老專家在向應機同志遺體告別時,禁不住老淚縱橫,他在心中默念著:“應機同志,將來我的骨灰和您的骨灰,將在紅水河內相聚!”
    心連小水電
    覃應機深知,要發展廣西的電力工業,徹底改變廣西的落后面貌,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開發大江大河,建設大電站、大電網固然重要,但農村小水電的發展也不可忽視。在這方面,應機同志也傾注了不少心血。他十分重視全區特別是革命老區的小水電開發建設,如龍江的水電梯級開發,東蘭、巴馬、風山的隘洞、盤中灘、所略、喬音等小電站,都是應機同志親自選點、定項目的。這些小水電站建成后,對于促進當地的工農業生產,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東蘭縣是一個革命老區,是廣西農民運動的發源地,為中國革命做出了巨大貢獻,然而,解放幾十年后,這個縣一直沒有脫掉貧困的帽子。到上個世紀的60年代初,東蘭縣只建有一座25千瓦的小型電站,電力只能勉強解決縣城居民的照明問題,全縣的工業生產全靠手工,廣大農民晚間只能與桐油、煤油燈這些原始的照明工具為伴。而這個縣的水力資源并不缺乏,東部的隘洞河、北部的巴英河流量都不小。但長期以來,這些豐富的水力資源均白白付之東流,不但沒給東蘭人民造福,反而常常給人們帶來水患。1963年,縣委、縣政府決定在隘洞興建一座水電站。報告送到覃應機手中,他十分重視,親自和區水電廳的領導到隘洞實地考察,認為可行后,回到自治區便立即批給隘洞電站工程資金112萬元,使工程于1964年1月得以及時上馬。為加快工程進度,保證工程質量,在1964年,應機同志曾三次到工地視察,幫助解決施工中遇到的一些具體問題。這年3月,春寒料峭,電站正處于清基階段,應機同志一到工地,就卷起褲腿,下河檢查基情況,而陪同的一位縣領導卻只站在岸邊指揮?;氐較爻嗆?,應機同志對那位縣領導進行了嚴肅批評;“縣委干部到工地,應該既當指揮員,又當普通勞動者,光指手劃腳,怎能掌握真實情況,怎能搞好工程建設?”
    隘洞電站于1965年10月1日建成發電。電站的建成,不僅為東蘭縣的工業建設提供了能源基礎,而且為附近農村從地下河抽水灌溉創造了條件,使數千畝農田結束了地下有水,田間干裂的歷史。隘洞電站建成后,應機同志又從廣西大學派出技術人員到這個縣的巴英河勘測設計,準備籌建巴英河水電站,后因“文革”的沖擊而未能如愿。
    對于應機同志來說,象這樣具體地關心一個縣,一座小水電站建設的事例,還可以舉出很多很多……
    應機同志離開我們已經12年了。十多年來,廣西的電力工業在自治區黨委、政府的領導和全區電力戰線職工的共同努力下,已經有了迅猛發展,覃老傾注了大量心血的西津水電站已經走過了安全發電40周年的光輝歷程;覃老十分關注的紅水河開發事業又揭開了新的篇章,舉世矚目的紅水河開發的龍頭工程——龍灘水電站正在加速建設;覃老無限牽掛的農村水小站建設正在八桂大地遍地開花……這一切都是可以告慰應機同志的在天之靈的。
        身歿精神在,
        灰撒紅河清。
        功業垂不朽,
        遺志生者承。
    這是一首悼念應機同志長詩中的幾句。它表達了廣西各族人民的共同心聲,也表達了廣西電力工作者的意愿。是的,“遺志生者承”,廣西的電業工作者一定會努力學習應機同志的精神,繼承應機同志的遺志,共同書寫廣西電力工業發展史光輝的新篇章!
    (作者單位: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

  翁長溥著有《龍灘發電時懷念覃應機》(2007年5月)已被收入中國國際傳媒出版社2008年3月出版的《中華英模創新人才榜》一書第971頁至975頁。
    
    《龍灘發電時懷念覃應機同志》作為優秀文章被收入《中華英模創新人才榜》(理論創新與實踐篇),并獲一等獎。中國領導與決策科字研究會 中國西促會調查工作委員會 中華英模創新人才榜編委會 二00八年三月

      發表評論文章評論(共0條)
  • 暫無評論!
 
 
登錄|注冊
分享按鈕